• <address id="tlm4r"><center id="tlm4r"></center></address>

  • <menu id="tlm4r"><input id="tlm4r"><blockquote id="tlm4r"></blockquote></input></menu>

      <meter id="tlm4r"></meter>

      恒行注冊

      恒行注冊

      等她們打累了,盧沖攬著她們的腰,一起進了房間,把他和天芯經歷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樂文小說|

          賈靜文和高媛媛又是害怕,又是擔心,都緊緊地靠在盧沖懷里:“老公,你沒事吧?”

          盧沖笑道:“我沒事,你們對我造成的傷害比那五個黑社分子還要多呢。不過,我想知道,我以后該怎么跟天芯相處,靜文你怎么跟她相處?”

          賈靜文大大的眼睛露出同情之色,幽幽地說道:“難怪天芯喝了那么多酒,她太不幸了!也罷,老公你的能力強,就幫幫她吧!我和她還是好姐妹!”

          盧沖驚訝地看著賈靜文:“你什么時候這么通情達理了!”

          賈靜文指著高媛媛,俏皮地說道:“都是媛媛妹妹開導有功。另外呢,總共跟你兩個晚上,每個晚上都把人家弄得起不了床,要恢復一個星期才好,要是你只有我一個女人,恐怕過不了多久,我就死掉了,所以我想清楚了,只要你能隨叫隨到充分地滿足我,我不再去糾結你到底有多少女人了!”

          高媛媛咯咯笑道:“靜文姐,要不,你現在把他榨干,讓他不能再禍害其他女人了!”

          隨后,一場更加香艷的場景上演了。

          盧沖摟著賈靜文,同時親吻高媛媛,這種只能在夢里出現的場景,真實地出現了。

          三人最瘋狂的時候,賈靜文和高媛媛居然吻到一起了。

          這一幕不但沒讓盧沖不爽,反而讓他更加血脈膨脹。

          恐怕只有章紫衣、曾莉共同服侍他,才有一樣的感受。

          幸福,太幸福了!

          什么叫做齊-人之福,這就是齊-人之福!

          雖然剛剛擺平了天芯,卻也只耗費了4點幸力,盧沖還有16點幸能力,擺平賈靜文綽綽有余。

          賈靜文頂不住,非要讓高媛媛接力。

          高媛媛還未滿十八周歲,盧沖還是強忍著誘惑,沒有進入最后一步。

          不過,除了最后一步,高媛媛其他的都已經屬于盧沖了。

          不過,雖然經歷了那么多,她的氣質依然清純如初,還是內地最清純的玉女。

          盧沖體力上還是有點累,倒在床上,一手攬著賈靜文,一手攬著高媛媛,進入夢鄉。

          他們還沒睡多久,一陣電話鈴聲響起,賈靜文渾身酥軟,爬不起,盧沖只好替她接電話。

          是《四千金》劇組的電話,讓她趕緊到劇組報道,現在整個劇組都在等著她。

          雖然盧沖能夠給賈靜文更好的機會,但這個《四千金》能讓她拿到金鐘獎最佳新人,對她以后的演藝之路大有裨益,況且拍了一半,不能半途而廢。

          盧沖便把賈靜文叫醒,給她按摩恢復,一路上坐在車上的時候,盧沖也給她按摩其他部位,幫助她恢復精力。

          當賈靜文到達劇組的時候,容光煥發,艷光四射,直接把另外三個千金秒了。

          導演雖然很不滿意賈靜文的遲到,但對她的狀態非常滿意。

          這場戲,賈靜文要拍一天,盧沖不想再站著看一天了,他和高媛媛告辭,返回他們的酒店。

          剛走進酒店大堂,盧沖一眼就看到了寧凈。

          寧凈孤單一人,可憐巴巴地坐在大堂的沙發上。

          寧凈看到了盧沖,一路小跑,上前就要抱著盧沖的腰。

          盧沖不著痕跡地把她推開,小聲說:“有記者!”

          畢竟,現在盧沖對外宣傳的女朋友只有曾莉一個,在內地不論他怎么亂來,大部分媒體都不敢跟拍他,縱然有跟拍的也被封了,但在寶島,他的能量無從施展,萬一有什么媒體對新晉金馬影帝感興趣,非要派人偷拍呢。

          寧凈哭喪著臉:“沒想到姜紋那么混蛋,整個劇組悄無聲息地,全都走了,就把我一個人撇在這里,我的錢也都被那個該死的保羅拿走了,我身上的錢只夠住一晚,剛被服務員趕出來!”



      相關文章

      大地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