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tlm4r"><center id="tlm4r"></center></address>

  • <menu id="tlm4r"><input id="tlm4r"><blockquote id="tlm4r"></blockquote></input></menu>

      <meter id="tlm4r"></meter>

      恒行登錄

      恒行登錄

      章子儀本身有舞蹈底子,能夠做出很漂亮的武術動作,她領悟力很強,又很勤奮,那一世每次她演完戲之后,并沒有馬上卸妝回去休息,而是搬個凳子,坐在一旁,觀摩周閏發等大腕的演出,學習他們的演技。

          所有導演和大腕或許都有詬病過她的野心,但都對她的勤奮表示強烈的肯定。

          她后來能憑借《一代宗師》問鼎十項影后,刷新華娛電影的里程碑,并不是偶然的,是十數年如一日的積累出來的,是勤能補拙出來的,是厚積薄發出來的。

          可以說,她身上唯一值得詬病的就是,因為對于改變自身現狀的強烈渴望,讓她會不擇手段地睡各種讓她能接近成功的男人,情史過于豐富,特別是有了那個華爾街猶太佬,更讓國人對她的印象大打折扣。

          這一世,她只有一個男人,私生活很簡單,但她的男人會投資她那一世拍過的所有電影,讓她接下那一世她接過的所有好劇本,讓她在一條不牽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更純粹的演繹道路上走,成為華語影后乃至國際影后都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人生的道路順遂,會不會影響到她的演技發揮,讓她演不出宮二那樣的角色,這不是她的男人盧沖思考的問題,畢竟“磨難出天才”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有太多衣食無憂的人成為所在領域的天才,沒有任何實證表示,必須要經歷過苦難困厄才能成為影帝影后,像張果榮、梁朝韋他們的人生還是相對順遂,并不影響他們對于角色的把握。

          鞏莉是九十年代華語電影的頭號影后,而章子儀將是2000年后華語電影的頭號影后,但誰能想象,這兩大影后現在就躺在盧沖的身邊。

          章子儀身子沒有鞏莉那么健壯豐滿,耐力不夠,半個小時后就搖搖欲墜。

          但她比鞏莉強的地方就是她的柔韌性,練過多年舞蹈,讓她能配合盧沖做出各種姿勢,各種讓鞏莉看了都臉紅心跳的姿勢。

          鞏莉這次算是大開眼界了,原來男女之間還可以有這么多有趣又快樂的姿勢啊,不過,她的柔韌性不夠,就是想做,有些姿勢也做不出來,只能眼巴巴地欣賞著。

          不知道為什么,這樣看著看著,鞏莉忽然發現,自己潛意識里已經沒有那么討厭章子儀了,本來她對章子儀是沒有什么感覺的,可當盧沖之前提出三人行的時候,她就對章子儀產生了敵意,而現在,這股敵意似乎消散了。

          甚至于,她伸出手,去幫助章子儀。

          當章子儀梅開三度嬌軀酸軟地躺下來,鞏莉握著章子儀的手,嫣然一笑:“你太累了,就休息一會兒,我來接力!”

          鞏莉奮起余勇,跟盧沖再度戰在一起。

          此時,時間已經流逝到了晚上十二點鐘。

          鞏莉跟盧沖正難分難解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鞏莉沒有理會,摟著盧沖的脖子,繼續像胭脂馬一樣馳騁。

          手機響了一會兒,停了,但過了沒多久,又響了起來。

          盧沖嘆了口氣:“你還是接吧!”

          鞏莉緊緊地摟著盧沖的脖子,嬌哼道:“可你不準離開我,要抱著我!”

          盧沖就沒有跟她分開,兩人一起往床頭爬去<div class="contads r">。

          章子儀已經把手機拿在手中,遞給鞏莉。

          鞏莉接過手機,一看號碼,眉頭一皺:“是黃和詳打來的!”

          “你不接,他會懷疑的,趕緊接吧!”盧沖苦笑道:“畢竟你們現在還沒有正式離婚!”

          鞏莉想了想,只好接通手機:“你回來了,我啊,我在我一個朋友家,什么朋友?當然是女性朋友,呃,實際上是我的干妹妹!”

          黃和詳心里充滿而撩狐疑,就一個勁地問東問西。

          盧沖在鞏莉身后有些不耐煩,干脆就按照剛才的節奏,繼續著運動。

          鞏莉有些經受不起他的勇猛,發出了快樂的聲音。

          黃和詳聽到,更加狐疑:“你在做什么呢?怎么氣喘吁吁的,你真的在你干妹妹家嗎?”

          “我啊,睡不著,在做運動呢,當然會累的氣喘吁吁的了?!膘柪蚺ゎ^給了盧沖一個嬌俏的白眼。

          黃和詳不信,便道:“讓你的干妹妹接個電話,我跟她說說話?!?/p>

          鞏莉便把手機遞給章子儀。

          章子儀本來又累又困的,馬上要睡著了,便很不耐煩地說道:“姓黃的,你什么意思啊,不相信我姐啊,你不相信她的話,干嘛娶她啊,要是你再疑神疑鬼的,你干脆跟她離婚吧!”

          她的憤怒驚住了黃和詳,他愣了一會兒,懷疑消散了一半,但他還是有問題:“我之前咋沒聽鞏莉說過她有你這個干妹妹呢?”

          章子儀怒斥道:“我是我姐在北平認的干妹妹,我這次跟她一起來香江參加活動,我在香江人生地不熟,害怕,就讓我姐過來陪我,你還有問題嗎?你說你這個人有意思嗎,我姐對你忠心一片,你還懷疑來懷疑去的,還質問我,你要是覺得我們演藝圈的女人不忠誠,當初干嘛死乞白賴地追我姐??!”

          黃和詳無話可說,最后只能說道:“對不起,我多心了,你們玩的快樂!”就掛了電話。

          章子儀咯咯笑道:“俐姐,那個家伙相信了,你們繼續快樂吧!”

          鞏莉松了口氣,繼續跟盧沖鏖戰。

          她這次是奮起余勇,才堅持了十幾分鐘,就敗下陣來。

          這次她什么力氣都沒有了,直接就昏睡了過去。

          盧沖這一晚經歷過兩大影后的刺激,感到自己的能量連一成都沒有發揮出來。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臥室門口人影一閃。

          他擔心是狗仔隊偷偷溜進來偷拍的,一個箭步跳到門口,拉開門,卻看到田海容慌慌張張地往客房跑去。

          盧沖跑到她面前,攔著她的去路:“剛才你偷看?”

          “我……我不是有意的,”田海容面色潮紅:“你們的聲音太大,這房子不隔音,我就……”

          盧沖看到田海容那酷似章子儀的臉蛋上布滿紅霞,眼睛里春水汪汪,他頓時明白了,這女人情動了。

          廢話不用多說,盧沖一把摟著田海容,上下其手。

          田海容剛開始還有些掙扎,但很快地,她的身子就軟了。(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大地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