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tlm4r"><center id="tlm4r"></center></address>

  • <menu id="tlm4r"><input id="tlm4r"><blockquote id="tlm4r"></blockquote></input></menu>

      <meter id="tlm4r"></meter>

      恒行登錄

      恒行登錄

       鞏莉外表看起來有點嬌憨,其實是極為聰明的女人,她馬上就反應過來:“子怡妹妹今晚要和我們一起睡嗎?”

          盧沖一臉坦然:“是啊,她也是我的女人,嗯,是我第二個女朋友?!?/p>

          鞏莉原來一直不太相信那些傳言,盧沖才十九歲,還是一個少年,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女朋友,現在她終于痛心疾首地發現,傳言居然都是真的,她不用去核實盧沖其他的緋聞,只是從他讓自己和章子儀一起陪他睡就能揣測到了。

          本來盧沖多一個小女友,她還真的不是太介意,畢竟人不風流枉少年,在娛樂圈有些勢力的人物哪個不是有好幾個女朋友,可是,現在盧沖竟然示意讓她和章子儀一起陪他睡,這完全挑戰了她的底線!

          她粉臉一沉:“我鞏莉還從來沒有過跟任何一個女人共侍一夫的經歷!”

          言下之意,我還沒有低賤到那一步。

          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女人固有的虛榮心態決定的,如果盧沖此時叫來莎朗斯通或者葉倩雯等咖位不在鞏莉之下的,鞏莉反對起來就沒有這么卓絕,歸根結底,她是覺得章子儀的咖位不夠,不配跟她一起侍奉。

          章子儀頓時下不來臺,目光幽怨地盯著盧沖。

          盧沖淡淡一笑,這個鞏莉果然欠收拾,那一晚黃和詳回來的太早,盧沖還沒有來得及把她徹底征服。

          他的那些女人但凡被他征服了的,都對他跟別的女人恩愛懷著樂見其成的看法,畢竟她們任何一個人單獨面對盧沖都是一敗涂地潰不成軍。

          他低聲對章子儀說道:“你先跟田海容一起睡吧,等會兒我叫你!”

          鞏莉失望地盯著盧沖:“真沒想到你真是一個花花公子,我覺得自己瞎了眼!為了你這樣一個男人放棄那么好的婚姻生活,實在不值得!”

          盧沖一聲不吭,任由她發泄。

          鞏莉罵了好一陣子,罵累了,轉身就要走。

          盧沖上前摟著她的腰:“就算我們分手,也要好聚好散吧!”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鞏莉對他的好感從100降到90,又陡降到50分。

          看來她是真的很厭惡他玩一條龍兩條鳳的游戲,所以好感度才會陡降那么多。

          他趕緊把好感度升了上去,摟著她的腰時,手放在她腰部兩個敏感的穴位。

          當盧沖摟著她的腰,鞏莉忽然感到,以前對盧沖的那些好感全都回來了,那一晚刻骨銘心前所未有的快感記憶也回來了,她忽然舍不得離開了,便道:“那好,我們就好聚好散!”

          一場激戰一觸即發!

          將遇良才,棋逢對手,難解難分!

          盧沖開始用的是平時的速度,讓她在溫柔呵護下迎來了第一次快樂巔峰。

          等到她過了第二次快樂巔峰后,盧沖突然加快了速度。

          第一次耗用了半個小時。

          后來總共用了半個小時,鞏莉已經來了四次。

          她已經筋疲力盡,連手指動彈嘴巴張開的力氣都沒有。

          而盧沖已然精神抖擻,還要跟她繼續,鞏莉卻無力承歡。

          鞏莉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地沒用,竟然一敗涂地。

          她忽然明白了,為什么盧沖會有那么多女朋友,為什么盧沖會玩三人行,因為他實在太強了,就是自己這么強悍的女人都沒辦法滿足他,更別說其他女人了。

          鞏莉再也沒有剛才那種抵觸心理,她完全理解盧沖了,他不是刻意的花心,而是身不由己啊。

          看到盧沖搭著帳篷翻來覆去睡不著,鞏莉心有不忍,同時也被盧沖激發起來心底的一些小惡趣,她想看盧沖是怎么和其他女人恩愛的,便對盧沖笑道:“讓章子儀過來吧!”

          盧沖劍眉一挑:“你不生氣了?”

          鞏莉搖搖頭:“我現在完全理解你了,你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滿足的,既然我不能喂飽你,也就沒資格攔著別的女人靠近你,與其如此讓你心懷怨懟,不如一早就成全你!”

          盧沖攬著她的腰肢,緊張地問道:“你不會離開我吧?”

          “傻瓜,”鞏莉看盧沖那么緊張自己,嫣然一笑:“我剛才對你不了解,現在終于明白了,你天賦異稟,是男人中的男人,注定不是被任何一個女人拴住的,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像你這樣能給我帶來天堂般快樂的男人了,我怎么會離開你了,除非你不要我!”

          盧沖緊緊地摟著她:“俐姐,我對女人的態度從來都是不放棄不拋棄,寧可她負我,我決不負她,除了專一之外,我什么都能給你!”

          “我相信你,”鞏莉累得連眼皮都快睜不開了,手腳發軟,顫聲道:“你趕緊讓她進來吧!我還想看看你們怎么玩呢?”

          “好!”盧沖對著門外喊道:“子怡,進來吧!”

          章子儀早就等在門外,透著臥室未曾關閉留著的一條小縫,看得清楚,剛才盧沖和鞏莉那難分難解的廝殺,她早就來了興致。

          根本不用前戲,激情一觸即發。

          鞏莉強打精神,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看著長相氣質跟自己有幾分相似的章子儀和自己心愛的男人盧沖恩愛,仿佛看到年輕時候的自己和盧沖恩愛,感覺很不一樣。

          她身上的疲憊和困意漸漸減輕,忍不住也加入戰團。

          雖然鞏莉、章子儀都是謀女郎,但她們這兩代謀女郎相差四年,而章子儀成為謀女郎時張藝某已經再婚了,他到底有沒有潛規則章子儀尚存懸疑,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和鞏莉已經形同陌路,他也根本不可能像盧沖這樣,把兩代謀女郎在一張床上團聚。

          盧沖原來是有處子情結的,可真正踏入演藝圈后,赫然發現,他感興趣的夢想過的女神多半都為人婦,可為人婦了,就沒有魅力了嗎,顯然不是這樣,打個比方,同樣是謀女郎,盧沖就覺得三四十歲的鞏莉比二十歲出頭的周凍雨要有味道得多,他寧可跟比他大十幾歲的鞏莉那個,也不愿跟比他小十幾歲的周凍雨那個,即便周凍雨是處子之身。

          就像吃東西,他從來不在乎健不健康,只在乎好不好吃,他玩女人,從來不在乎她之前的感情經歷,只在乎這個女人美不美,能不能讓他有興趣,而且她們之前的一些感情經歷,反倒讓他有種異樣的快樂感受,就比如這一次,他就能驕傲地面對老謀子,你做不到的,我做到了!(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大地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