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tlm4r"><center id="tlm4r"></center></address>

  • <menu id="tlm4r"><input id="tlm4r"><blockquote id="tlm4r"></blockquote></input></menu>

      <meter id="tlm4r"></meter>

      恒行開戶

      恒行開戶

       沖哥難道是盧沖鞏莉大驚失色,趕緊擦干身子,穿上浴袍,走出浴室,抬頭一看,進來的果然是盧沖。

          盧沖伸手跟黃和詳握了握:黃先生,是這樣的,我和俐姐同一班飛機回到香江,她借給我一件東西,下機時我忘了還給她,剛好路過你們這里,就送上來了,希望沒打擾到你們。

          他拿出一支筆,遞給鞏莉:俐姐,你的筆你看我把你的筆保護得好好的

          這是他們在飛機上寫小紙條時用的筆,而且盧沖說這話的時候,筆這個字咬得音有點重,鞏莉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是有什么辦法來保護自己的筆。

          盧沖把筆還給鞏莉,就扭頭對黃和詳說:黃先生,這么晚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

          黃和詳故作客氣狀:喝點東西再走吧

          已經很打擾你們了,盧沖也客氣地說著,轉身就走了。

          鞏莉心里很失望,盧沖折返回來就是為了還自己這支價值幾十塊錢的筆嗎他難道不知道,經過他之后,自己十分不想再跟黃和詳過夫妻生活了嗎

          黃和詳心生狐疑,盧沖這個小白臉專門過來只是為了送一支筆,可要是自己還留在內地沒有回到香江,這一晚這個房子里的事情可不僅僅只是一個筆這么簡單了吧

          他經歷了二十多年的辦公室政治,善于隱藏自己的情緒,盡管非常懷疑,依然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笑道:老婆,你和這個盧沖以前并不怎么認識吧

          鞏莉臉上的神情極其坦然自若,微微一笑:以前確實沒有怎么遇到,這次在飛機上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之前聽說過很多有關他的傳說,這個小家伙很厲害的,不但長相帥氣,而且超有才華,電影方面懂得挺多的,他參與投資的四部電影,像一聲嘆息甲方乙方十七歲的單車愛情麻辣燙都票房大賣,票房比香江這里的電影都高很多,確實是個少年天才

          黃和詳心里升起強烈的嫉妒,酸溜溜地說道:看來你挺欣賞他的,要是你年輕十歲,要是他追求你,你肯定會答應的吧。

          鞏莉這才想起來,自己大盧沖整整一輪,心里略微黯淡酸澀,輕撫自己的臉頰,苦笑道:沒有那么多假如,我現在已經嫁給你了,什么都不多想了。

          黃和詳心里憤懣,這個女人還真想過啊,不過他轉而想起盧沖那耀眼的顏值,不得不承認,盧沖確實有讓女人瘋狂的魅力。

          很快地,到了睡覺的時間。

          鞏莉還沒想到該怎么拒絕黃和詳的要求,只能關上燈,閉上眼,純當自己被鬼壓了。

          可遲遲沒有感受到重壓,她睜開眼睛,發現黃和詳一臉苦澀,便問道:你怎么了

          我我黃和詳低著頭,苦笑道:可能是太累了吧,一蹶不振的。

          鞏莉心中大喜,臉上卻表現出些許的失望和賢惠:這一天的舟車勞頓,確實累了,那就早點睡吧,等休息好了,再說吧。

          鞏莉剛才跟盧沖春風兩度,非常疲累,很快就睡著了。

          黃和詳卻睡不著,他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就算再累,也會有點反應的,這次干脆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他從床上爬起來,從抽屜里翻出兩顆藍色藥丸,以前他滿足不了鞏莉的時候,就吞服一顆藍色藥丸,勉強能夠應付鞏莉,現在他便吞服兩顆。

          按照藍色藥丸的說明,半個小時后應該會有效果,可他躺在那里一個小時,也沒有任何效果,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黃和詳坐起身子,冥思苦想,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了呢難道是前兩天在內地找的一個把自己搞廢了,難道是長期服用藍色藥丸弄得耐藥性,讓自己徹底不行了

          他到書房里,打開dd,放入倭國愛情動作片,希望能夠挑起自己的興趣,可他發現,雖然他心里很想要,可他的身體就是很不爭氣。

          最后,他筋疲力盡地睡去了。

          勞斯萊斯幻影車里,盧沖邪邪一笑,黃和詳你這一輩子都甭想碰鞏莉了。

          剛才他第一次從鞏莉家出來后,坐上勞斯萊斯,車剛開一會兒,他就想到一個問題,如果等下黃和詳非要鞏莉跟他過夫妻生活呢,該怎么辦不管鞏莉以前怎么樣,但她現在已經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焉能坐視另外一個男人玷污她

          礙于一系列的原因,鞏莉跟黃和詳暫時還離不了婚,鞏莉也不能突然拒絕跟黃和詳過夫妻生活了。

          為了保護鞏莉,盧沖決定,冒險重返黃家。

          他跟黃和詳握手的時候,悄然剝奪了黃和詳本來就為數不多僅為1點的幸力。

          黃和詳哪里知道盧沖悄然對自己下了陰手,還一直以為是自己以前吃多了藥。

          以后他和鞏莉的婚姻生活里,他再也沒有主動要求過,鞏莉也沒有要求過,沉寂得猶若一潭死水,直到某一天,黃和詳自己覺得再也沒有臉面對鞏莉,主動提出跟鞏莉離婚。

          鞏莉拿到八千萬,成功擺脫黃和詳。

          后來黃和詳終于明白,是盧沖對他下了毒手,那一晚盧沖和鞏莉就給他戴了綠帽,只可惜,他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已經徹底晚了。

          時間回到第二天,黃和詳擔心鞏莉向他索要,一大早就趕去公司上班。

          鞏莉昨晚實在太累了,一直睡,睡到傍晚,精力完全恢復。

          這個時候黃和詳還沒回來,她便打電話給黃和詳,得知黃和詳要在公司加班。

          鞏莉很想念盧沖,便給盧沖打去電話。

          盧沖在公司結束了專輯錄制工作,正想著該約哪個女星一起吃飯,章子儀的電話打來了。

          原來章子儀已經拍完了背著爸爸去上學,非常思念盧沖,回到北平,在公司見過王景華后,便徑直飛來找盧沖。

          因為此前盧沖回京的時候,已經把章子儀介紹給張藝某認識,張藝某知道這是盧沖的女人,他不敢染指,卻又覺得章子儀確實適合我的父親母親,另外盧沖也投資了我的父親母親,他權衡利弊,最后決定,還是讓章子儀擔任我的父親母親的女主演,畢竟老謀子是電影放在女人前面的值得尊重的導演,他不會因為一個合適的女主角拒絕他的潛規則就不讓對方演,他好多電影的女主角也沒跟他有過什么。

          盧沖接到鞏莉,便跟她一起去接章子儀。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大地购彩